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米英】对你 全篇瞎扯淡

·米视角

·全程跟恋爱没什么关系

·全程跟亚瑟没嘛关系

·依旧胃疼到死的磨蹭清新风

·人设

ok,开始。


只是步入五月,阿尔弗雷德就感觉到了热。大概中旬,公司就打开了中央空调。

天气真热。去年的五月还没这么热吧。

公交站牌前,阿尔弗雷德抱怨着。其他等车的乘客也无声抱怨着,轻轻拽动领口,用手或街上发的传单轻轻扇着,脸上微微沁出汗珠,或皱着眉头。

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们,但却没有搭话的意思。

比起美/国/人,还是英/国/人喜欢拿天气说事——

啊,公交来了。


“嘿戴维,早上好,发型不错!”“谢啦,阿尔弗。”爱丽丝,你穿这裙子真是好看。“”老样子呢,琼斯。“

随戴维往电梯间走时,鼻子一动,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

”嗯,怎么了?“戴维问。阿尔弗雷德轻轻一撅嘴,抬了抬头。

中央空调的风口。

”啊,公司把中央空调打开了。第一天打开,又是灰又是味,我坐风口旁边,可惨了。“说着,戴维摸了摸鼻子。

调侃了戴维几句,两人说说笑笑上了电梯。直到坐到座位上,阿尔弗雷德还是有点回不过神。就在刚才,风口的底下,他闻到一股空调味,一股陈旧的冰凉的风的味道,虽然说白了就是灰和空调机子的味道。

但是他莫名感觉很熟悉,那股冰凉的风的味道。

别说冰凉不是味道的形容词,好吧,虽说确实没有这个味道,不是酸不是甜也不是苦和咸,但就是...一闻都是水珠子,都是水的感觉,凉凉的,反正就是...

算了。阿尔弗雷德放弃了自己的纠结。

今年来第一次接触这个味道呢。想想也是,今年第一次开空调呢。

那个味道,那个冰凉的感觉,像英/国。

闻到的一瞬间,不是想到大本钟,不是想到塔桥,也...不是想到某个人,准确来说,没想象到一个画面,只是在凉风被吸进鼻子时,脑子一瞬间有了反映——英/国,他那时是在心里说了一声:啊,英/国,的。

阿尔弗雷德在去年去过英/国——他现在正转着笔——印象最深的是英/国的天气。他记得他还惊叹了一句:How f**king the weather is!

说起来,英/国是够绿的。

好吧,草绿。

跟那灰沉沉的天可不一致,英/国的草和树绿得吓人。那边的树...不及中/国的树夏天茂盛得吓死人,长的好像也不高,平平淡淡让人记不住。再翻看去年的照片时,阿尔弗雷德只能感叹英/国的天和草太违和了,就像活活P上去的一样。

是啊,凉凉的,好像风也能带着水滴,像夹杂着淡淡的玫瑰,像夹杂着灰尘般的老旧,又有一种意外的好闻,这是一缕英/国的风。

在英/国为某人拂去西装外套上的些许雨滴,那时触碰到的略硬的西装,微凉的手感,阿尔弗雷德继续胡思乱想着,他穿着深蓝西装时,抱他的感觉,他脱下外套,只穿白衬衫时,抱他的感觉,把头埋在他颈间,闻到的玫瑰或蔷薇味道,鼻子靠着他的脑袋,闻到的好闻洗发水的味道,近距离观察他的眼睛,闻到的淡淡红茶味道,与他接吻时...

”啪。“笔掉到桌子上,阿尔弗雷德满脸通红。还没有与他接过吻!话说我也不想和他接吻!我到底是怎么想到他的!

拍拍自己的脸,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

说起来好像,他才是我对英/国的印象,不如说,提到英/国,所有英国标志性建筑,或著名人物,都不如他,在我心中的位置多。

不对,他在我心中没有位置。

再次拍拍自己的脸。

英国的草就像他的绿眼睛,养眼,漂亮。可是英国的天就像他的坏脾气,不停雨,不放晴,有时简直像日/本的台风。想到这,阿尔弗雷德不禁笑了。

他打开窗子,把手伸出去,感受美国的炎热,感受着空气,是与英/国完全不同的温暖、燥热的感觉,但他觉得这两种温度,对他都是适宜。

他突然有点想英/国,也有点...想他。

因为那缕讨厌的空调风。

阿尔弗雷德有点想念他——想念亚瑟了。

——————————

不骗你,这真是我真实脑洞,真是一缕刚开的空调风引起的。

怎么说呢,阿尔弗雷德全程略傲娇吧。

关于风还想写两个,写露中的,一个露西亚视角,一个老王视角。

亚瑟视角我大概不会写,是真不会写,有点不擅长描绘亚瑟的感情,虽然阿尔弗雷德的也不怎么擅长。

怎么说呢,文笔不好多多包涵吧。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