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一夜好梦

最近补钻A被这俩深深迷住,简直不要更般配好伐。

ooc

文笔很烂

加油写



被窝中的泽村睡得迷迷糊糊,但还是听见了推门的声音。仓持前辈回来了吧。他想着,眼睛都懒得睁开。今天的特殊训练实在把他累惨了,洗澡时差点没在澡堂睡过去。

来者没说话,却晃了晃泽村的肩膀。

“嗯...”忍着被吵醒的不满,泽村慢慢睁开眼睛。“干什么...仓持前辈...呜啊!是你!眼镜混蛋...”“给我用敬语!”

眼前这个一脸不爽的男人,可不是御幸一也。

“你来干什么呀...御。幸。前。辈。我快要累死了求求你让我睡觉吧。”御幸撇了撇嘴:“我这边也很想睡啊,可是学长们都在我的屋子里缠着呢,仓持在打电动,增子前辈睡在那里了,我有什么办法...”

“御幸那混蛋,让我逮到一定揍他一顿!居然敢放学长的鸽子!”

“大概躲在哪偷笑着吧,那家伙。”

“看看5号室吧。”

越来越近的声音迫使御幸来不及想太多,他飞快地把拖鞋踢进床底,掀开泽村的被窝拿出平时滑铲的姿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钻了进去。

“啊真是的你想干什么.....”“嘘!闭嘴!笨蛋!”

泽村还想反驳什么,却被御幸捂住了嘴,被紧紧抱在怀中。御幸把被子拉上来,盖住自己的脸和泽村的脑袋,谨慎地呼吸。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

“泽村那小子,已经睡了吗?”

“看来是...走吧,别吵到他。”

门被推上的一瞬间,御幸不得不感谢泽村的团宠魅力,深深松了口气。要是自己的房间,那群“善解人意”的学长一定会上来把自己摇醒。

然后很快,御幸就意识到他们两个的动作有多暧 昧。两个人在床上紧紧抱着,对于男女来说就足够令人脸红心跳,更别说两个男人。

御幸的右胳膊垫在泽村的脖子下,左手则还停留在他的嘴边。

低头看了一眼——啊太好了这个笨蛋已经睡着了。鬼知道他有多大条的神经才能在这种环境下睡着,但还好不用太尴尬。

相比御幸有些危险的想法,泽村的想法简单得多。在他被御幸抱住的时候,仿佛脑袋被灌了一斤浆糊的他觉得御幸的洗衣液很好闻,有他的味道,在他怀里意外的很舒服,除了他的头发弄得额头有些痒以外,一切舒适的因素都催促着泽村赶快入眠。

啊,还有。

他的呼吸声——

很令泽村荣纯安心。

而现在,抽不出来的右胳膊很令御幸苦恼。

“诶呀...麻烦了...”这种感觉就像遇见了第四棒的三轮雷市,笨蛋总是很令人苦恼,是吧?

胸膛感受着泽村均匀的呼吸,看着轻轻抓着他的衣服的泽村的手,御幸想,这家伙不吵不闹时还挺可爱的,嘛,让他再睡一会也不是不行。

动了动头,泽村的头发触碰到御幸的脸颊。

嗯?!御幸多碰了几下。喂,不是吧,这家伙的头发,超软的!

神捕手御幸小心翼翼地移动着他的左手,轻轻,轻轻搭在了泽村的头上。等了一会,看泽村没动静,就放心地让手指穿梭在他的头发之间。

我天,这触感不是闹着玩的,手感超好啊,比邻居家的丝毛犬手感还好啊!

御幸咽了口口水,左手从他的头发中移开,戳了戳他的脸颊。

果然,笨蛋的脸颊一般都软。

又揉了揉他的肩。啊——好软。虽然知道他身体柔软,却没想到手感这么好。以后一定要把身体柔软列入他的优点。

虽然还想继续往下摸,但是想法一出现就被他马上否定了。

我的思想...什么时候这么危险了?

但泽村抱在怀中,真的...好舒服。

御幸摘下眼镜,放在床头。嘛,有点累了,陪他睡会吧...


”一夜好梦。“御幸轻轻说。


清晨,泽村慢慢睁开眼,听到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喂,泽村,你终于醒了。脑袋抬起来,手都压麻了。”

泽村反应了一会,然后弹射般坐了起来。“你还没回去啊!”御幸晃了晃可怜的右手,说:“也不想想是谁压着我的手睡得像死猪一样。”

御幸带上眼镜,泽村的目光一路追随:“你...不觉得恶心吗,咱们两个男生,抱着睡了一夜——啊!啊!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放弃思考,泽村直接选择催眠自己。

“反正像你这样的笨蛋,吃两碗饭就忘了吧。”御幸说着,下了床。

“说谁是笨蛋!”泽村移到床边,朝御幸大喊。

“仓持前辈和增子前辈都没有回来吗?”泽村挠了挠头,没有注意到御幸缩小的瞳孔。

“喂,泽村...”

“诶,奇怪,增子前辈的床...呢...”

一瞬间,心脏紧紧缩起,连呼吸都能感觉到痛。

“呐,御幸前辈,我现在...我现在是...”

御幸的拳攥紧又松开,他张嘴,说:

“你是二年级。”

不知道该不该说,可声音已经发出:

“前辈们已经引退...了”

坐在床上的泽村抖了一下,说:”哈...我真是,连日子都分不清了...走吧,该去练习了...”

看着泽村一言不发地穿鞋,然后摇摇晃晃地起身,御幸拉住他的手腕,说:“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吗。”

没有听泽村的回应,御幸自顾自地说:“昨晚,仓持来找我了。在你睡着之后,他来找我了。”

泽村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昨晚...昨晚做了噩梦。我不知道你梦到了什么,可是一直在说梦话,结果仓持那家伙就来找我,让我去治你,说你太吵了他没发好好睡觉,还理直气壮地说:你是队长应该你来解决。”

泽村,依旧一言不发。

御幸叹了口气:“泽村,我知道你想念前辈们,也知道你肯定对那场比赛有悔恨,可是这对谁都一样,我也想念他们,我也悔恨,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只能不断前...”“我知道啊你烦不烦!”带着哭腔的喊声,打断了御幸的话。

“这种事情...谁都知道啊!我只是...只是想他们啊。只是单纯地想念他们...哥哥、纯前辈、队长、增子前辈,还有...克里斯前辈...我只是好想他们...”

被他硬生生拽进怀里,泽村的头靠着御幸结实的肩膀。

泽村不是第一次哭,也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可就这一次,御幸想拥他入怀,想让他放肆地在自己怀里落下眼泪。

“呐,泽村。”御幸在耳边轻声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安慰他,或许让他尽兴哭就行,可御幸还是说出口了——

“我还在你身边。”

泽村的手放在御幸的背上,紧紧抓着他的衣服,他感受着御幸怀里不变的味道,听着令人安心的呼吸声。


啊,真是太好了,这个人,还在身边。


门外的仓持,最终还是没有打开,5号室的大门。


“话说,你昨晚梦见了什么?”

“坏的部分记不清了,好的部分...”泽村想了想——

“一夜好梦吧。”

“诶...真像笨蛋的作风。”

“不许叫我笨蛋!”



————————

我来解释一下,故事剧情基本是这样的:

在泽村一年级时学长们一如既往去美雪房间闹腾,然后美雪就跑来小天使房间,确实钻进了小天使的被窝,上了小天使的床躲过了学长的追杀。但是美雪当天晚上回去了,所以小天使一直以为是梦并且忘了。然后第二次就是小天使晚上说梦话把仓持烦的不行去找了美雪仓持good job,然后美雪脑子一热陪小天使睡了一晚,但是早上起来小天使看到跟他一起睡的美雪以为是前一个一起睡的晚上,然后就华丽丽地搞错了。

嗯。大概就是这样。

顺便前辈们真的一群天使。

评论(2)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