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青春期躁动

纯粹的腰控

纯粹的胸控

小天使被美雪坑上床

荣纯也到了青春期不是吗(笑容突然变态

虽然铺垫了这么多但是是假车(毕竟美雪要做个理性的hentai

美雪也到青春期了不是吗(笑


“咕——”御幸一也清楚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从脑内世界回过神来。刚刚回忆的那个画面,实在是太——糟糕了。

“喂!泽村!球!看球啊笨蛋!!”

队员的大吼声把御幸的目光吸引过去,他看到罪魁祸首——泽村荣纯正一脸呆样,等球快砸到脑袋才慌忙摆出万岁姿势,被砸脑袋后又继续发呆。

“怎么,今天的泽村跟降谷调同频率了?”御幸不禁坏笑。

“请不要把我跟他相提并论。”旁边的降谷则看都不想看泽村。

泽村的发呆一直持续到练习结束,所有人都以为是昨晚看的《O月是你的谎言》害得,都没有太在意。

御幸则是在快离去时,被泽村叫住了。

“御幸...前辈。”“前辈叫的太小声了哦。””那个...前辈,我有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御幸抬起头,看到的却是与以往不同的有些濡湿的眼睛,着实吓了他一跳。“你居然有事想找我商量,是关于球的吗?啊,不行不行,我晚上要早睡...”“不是的。”

“是关于我...我的身体的...”

砰——

御幸脑中有什么快速碎掉了,又快速重组,变成了萦绕在脑海数天的画面,只有两人的更衣室、瘫坐在地上的泽村、他优美的颈部曲线、蓝色紧身衣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迷人的景象,尤其那个腰,那个微微向前弓的纤细的腰,荡在空气中点燃了周围。还有那个眼神,从下方投来的无辜的眼神,无时无刻勾着御幸的心尖。

或许是意识到要求的不对劲,泽村在御幸反应过来之前就逃离了。留御幸一人在黄昏中回味那日的旖旎景色。

不对,我什么都没干。

泽村为什么会坐在地上他忘了,可能只是踩到什么摔到了。他的坐姿、眼神,和那个致命的腰有那么撩人吗?不对,可能是他自己添油加醋,只是返回更衣室时看到的景象,御幸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在意,还能这么轻松地带动他的每一根神经。

那个蠢村又不是性·感的女人。

在御幸松了第二颗纽扣,拉了三次领带,撩了无数次头发后,仓持终于忍不住开口:“呐...御幸,你...荷尔蒙是不是散发太多了?”

“荷尔蒙?”

“对啊...我快被周围的女生用眼神埋没了。”

“没啊,只是有点热。”

“哼——”仓持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对了仓持,今晚我想和你换下床。泽村那家伙有些事想和我商量。”

“嗯——”又是一声拉长的音调,这家伙太过敏锐的感觉有时真讨厌。


好了,入夜。


相比之前的练习,今天泽村特意把时间缩短,早早地回了宿舍。等待的过程中,听秒针咔哒咔哒走过也是种煎熬。

终于,门被推开。

一时间泽村的心脏像是战鼓一样咚咚咚狂跳不停,连御幸反手锁门的声音都没听见。

御幸看泽村端端正正地跪坐,脸却憋得发红,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有...有什么好笑的!”

御幸走到他面前坐下,一手托着腮,压低嗓音说:“到底叫我来干嘛?”

这下泽村的脸红的更厉害了,而御幸的心里居然有一丝难以说清的期待。

“关于你身体?”

“嗯...嗯...”泽村含糊应着。

御幸起身去关灯,顺便以开灯害羞的理由安抚了有些焦躁的泽村。

房间中只有月光,洒在泽村的半张脸和上半身,那双眼睛也如得到了月神的恩赐般越发饱满。

“其实...我的...我的胸有时会痒...”羞得没脸去看御幸,泽村自顾自地说下去:“以前也会,但是最近有点...频繁了,说实话我很困扰,身为一个男人那里居然...会...痒...”声音越来越小,却足够让御幸听见。

诶,青春期啊。

御幸心里想着,身体内的野兽却怎么也不让他就此离去,想要更深一地探索的想法飞速冲破了名为理智的薄薄纸片。

想把他吃抹干净。

狭小的房间马上被躁动的网网住,四处都存在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情愫。

“呐,泽村。”御幸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你撩起衣服我看看。”

似乎真的很想解决这个问题,泽村没有多说话,别开眼睛慢慢撩起上衣。

“痒...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是...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一样...”

“那还真是...”工口的说法。

月光照耀下,两个粉色的小圆点在微凉的空气中轻轻颤抖。

还有下方腰部的曲线...

别说理智了,神智都要保不住了。

御幸终究忍不住,伸手,指尖轻轻滑过前端。

“哈......”

微硬的前端让御幸更加兴奋,泽村忍不住的一声喘息则让两个人的空间迅速升温。

“前...前辈...好奇...怪...”

“嗯?那里奇怪?”

没给蠢村留反应时间,御幸索性两个手都上了,搓揉着已经立起来的乳·首。

“疼...疼!”

没想到会这么敏感,御幸挑了挑眉,暂时选择放弃,选择顺着他的肌肉纹理抚摸他的全身。

御幸的大手经过的地方,都激起泽村随之而来的酥麻快感,御幸步步靠前,泽村则不得不背靠床,大腿张开面向他,两手向后时松时紧抓着床单,仰着头,咬着嘴唇不让他发出刚才那种不像样的声音。

“混蛋...眼镜...这样很...不对劲啊,快...停下来...”

“嗯?可是你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笨...笨蛋...一点也...不舒服...”

御幸俯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就当这是特殊按摩,接受吧。”

那句接受吧诱惑了被快感弄得脑袋晕乎乎的泽村,就像当初诱惑夏娃的蛇说的话一样:

来吧,品尝禁果吧。

御幸再次选择两个手,这次则用指尖轻轻刮着顶端,那两个挺立得好像真的有什么会出来一样。

对于泽村来说更加煎熬,被触碰的地方像是被雷穿过一样激烈,下体传来阵阵胀痛,他越是想合上腿,御幸就越是分开他的腿,很快,泽村的全身都在轻轻颤抖。

“不...不行了,不行了!”全身的感觉越发强烈,腰不受控制地扭动,心脏也收紧,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泽村不知道,在御幸眼中,现在的他变成了怎样的光景。

“呐,泽村。”御幸极力抑制着喘息,这是这个晚上他第二次对泽村提出指令:“泽村,到床上去。”

他几乎是瘫在床上,被御幸像翻炒饭一样翻了过来。褪去他的上衣,御幸略有成就感地看着泽村肿胀的下体。虽然他也差不多就是了。

御幸轻笑一声,然后瞄准了泽村的脖颈。他先是在泽村脑袋上方停留了一会,感受着他的粗气和泽村的粗气交错混合,就像他们两个疯狂散发的荷尔蒙一样,又突然咬向泽村的脖子,呼吸同时,轻重缓急地亲着,留下赏心悦目的小红点。

泽村的娇chuan声,现在已经控制不住了,一部进一步地增加御幸急不可耐的欲望。

然后...这种现状应该怎么处理呢。

说进去,御幸当然想进去,估计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想进去,可是不行。

泽村荣纯,16岁,未成年。

山一样的屏障阻挡在他面前,这下,只能让泽村一人得到解放了...

他趁着泽村的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便亲上泽村的嘴唇,伸进舌头,与对方柔软的舌头缠·绵,泽村嘴中的涎水意外地多,一边在空气中发出不妙的声响,一边流出嘴巴。

“真的...真的不行了...御幸...前辈...”话声夹杂着水声,刺激着御幸的神经。

“真狡猾呢,只有在这种时候才叫我前辈。不过,我会让你去的。”

笨蛋,连怎么解放自己都不懂。

恋恋不舍抚摸了一边他的身体,只是轻轻触碰了一下,顺势照着方向移动了一下,泽村就像受了莫大的刺激,御幸所中意的腰身弯出好看的形状,伴着断断续续的喘息——他射··精了。

黑夜中,只剩两个人重重的喘息声。

那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御幸做了个坚决的决定——泽村成年那天,说什么,都要把他吃干净,一点骨头渣都不剩的那种。

——————END

普通的青春期会这样吗?(笑)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