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1.

大概要写中篇吧

小电驴开的太多要改变自己了(正经)

全程虐池面不用担心,这里小天使亲妈

不过开头还是要有点小伤心的。

光舟神助攻,从头到尾都是温柔的小天使

感情从0开始

池面四眼,准备受死吧(笑)


御幸一也毕业那天,过的尤其快,又尤其慢。

不知为何与他在一起的最后一天,时间、影像都像流沙一般快速从手指尖流走了,以至于泽村荣纯没有还反应过来,他们就已经要离开了。

黄昏过得尤其慢,光舟在接他的投球,可泽村总像心中有什么疙瘩一样,即使球都好好投到了手套里面,即使手套发出好听的声音,即使光舟说投得不错然后把球扔回,都不能使泽村像昨天一样跳起来大喊大叫。

草草投了几球,光舟说:“泽村前辈,你还没有跟御幸前辈道别。”

“哦?哦、哦...”像是被他推着去,泽村在练习场外看见了那个人。

“呀,泽村。”御幸笑着朝他挥手。

“御幸前辈。”泽村走去,棒球场上,还有队员在做着练习,但每人都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这个人,要走了吗?

走?离开?是这个意思吧。

说不清是太阳穴还是眉心有些胀痛,泽村眨了眨眼。

“泽村,我毕业了以后,球队需要你和降谷两个人好好...”

不对,不是头疼,心脏有点难受。

“新队伍需要你们的调节和带领...”

就像心有裂缝一样,需要有什么来填满。

“球队的发展很大是在于你们...三年级...”

这个人,在说什么...

“总之——”泽村总算回过神来,“与你们度过的这两年,我真的很开心。”

咔嚓。

不对,有什么不对。

心好疼。

黄昏下,将要毕业的前辈对被寄予期望的后辈道出感谢。

“与你们度过的这两年,我真的很开心。”

完美的结局。

不对。

这句话并没有填满泽村的心,反而像是把他的心掰成两半。

泽村嘴唇动了,微弱的单字组成一句话,可惜御幸并没有听清。

“诶,泽村你说什么?”

摇摇头,泽村扯出一个笑容。

“那...我走了。”

“嗯。”

再也没有过多的对话,泽村也想不出来多余的话。

然后,泽村目送着御幸穿着校服而不是棒球服,拿着代表毕业的圆筒而不是球棒,走向家而不是球场,他就这么看着御幸一下一下踩在单向的回家路上,每一步都像刀尖戳在他心上。

御幸一也,一下都没有回头,消失在路的尽头。

真的要见不到他了。

以后的一年,陪我打棒球的不会是他了。

怎么可以...这样...

鼻头猛地一酸,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往下掉。

泽村手足无措,慌乱地擦着自己的眼泪。

今天的黄昏,连乌鸦都没有。

球场内,奥村光舟的手狠狠地扣着绿网。

他看见了,泽村的眼里,不论多大的困境都熄灭不了的火花,就在刚才,仿佛“噗”的一下,灭了。

他看见了,泽村的嘴型,光舟知道泽村到底说了什么。

还想...一直与你一起打棒球。

御幸一也...等着吧。最多两年,你会体会到人生中最大的后悔。


————

看的我自己都好心疼小天使。

混蛋池面,让小狼崽教你做人(笑)

评论(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