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生病了生病了

最近时间都被分开了,基本碰不到电脑,青春期3一直在电脑里没发出去,这个看着玩吧,七个小心心的也得等会,真是对不起了(鞠躬)
另外手机码字真是要了我的老命。
BGM:There for you—— Troye Sivan
成人设定
生病而坏脾气并且文艺(?)的泽村
别看我,我不会开车的,一群老司机们死了心吧(笑)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去哪里。
好饿
嘴里好难受,我得去刷牙。


不行。
累死了。
难受死了。
我生病了?
几点了?
我昨晚几点睡的?

不行,眼皮睁不开。
泽村紧紧皱着眉头,听着秒针咔哒咔哒的声音,但也实在听不出到底几点了。
半睡半醒中,他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有人光临了他的小公寓。
“泽村,听说你生病了?”熟悉的声音,泽村心想,谁来也不想这个男人来。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
看吧,他一来只能惹得更不高兴。
看着静静在玄关躺着的手机,御幸挑了挑眉。“心情不好?”
泽村没有理他,记得不久前好像被手机铃声吵的不行,一气之下把手机从床头甩到了不远处的玄关,然后埋头继续睡。
“嗯?不高兴?怎么,连我都不理了?”好像听到他的轻笑,泽村知道他又是在打趣自己天天缠着他。
烦人!
泽村皱着眉头,把脸埋进被子里。
“别这样啊,泽村酱~”御幸捡起手机,提着从超市买来的东西进了泽村家。
泽村干脆把耳朵也埋起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烦!
听到塑料袋晃动的声音,随后听到脚步渐近。
“泽村,量体温,夹到腋下。”
泽村不愿意抬起头,只是把两个指头伸出被窝外,碰到冰凉的体温计。
御幸又忍不住轻笑,笑他生了病也是笨蛋。
夹好体温计,泽村对于突然来的安静有些不适应,却也没说什么,继续睡觉。
恍惚中,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着他的脑袋。
顺着头发轻轻抚摸,一下一下抚去泽村的烦躁和不适,安抚着此时敏感脆弱的泽村。
一个人生病的感觉,十分难受吧。
御幸歪着头,不论眼里还是面上都饱含温暖的笑意。
一个人生病的感觉,真的十分难受。
泽村蜷了蜷身子,被子紧紧的卷在身上。
“泽村,露出脑袋来,闷着不好。”
这个人难得会在私下说点有意义的话,泽村也仿佛忘了先前的不适,把脸露了出来,接触到外面的冷空气。不过眼还是紧闭着。
“呜哇,脸通红啊。眉头也紧皱着。”
经御幸一说,泽村才意识到自己的眉头一直皱着,不紧惊讶于自己能用力皱眉那么久。
御幸有些冰凉的手指来回抚摸着泽村的眉毛,又揉揉他的眉头,但泽村并不反感,相反,他挺受用,不得不承认,泽村喜欢御幸对他的触碰。
窗帘还没来得及拉开,房间内只留一丝光线,御幸看到泽村的眉毛慢慢舒展开。
他轻声说:“笨——蛋。”
眉毛光速拧成一团。
“啊不是笨蛋,不是,泽村荣纯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御幸连忙改口,泽村满意地咂咂嘴,继续享受着对面男人的触碰。
“泽村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帅气、最可爱、打棒球最好的人。”御幸心想,他有没有注意那句最可爱呢?
随后,两人都被这谄媚的话逗笑了,虽然泽村只是勾起了嘴,御幸却能感觉到他笑了。
取出体温计,借着昏暗的光线御幸读出示数——38.5度。
“你昨天到底做了什么孽啊,今天烧成这个样子。”
话虽这么问,两人却都没打算听到答案。
呼出一口气,泽村尝试着睁开眼睛。
眼睛像是被502胶水糊过一样,睁开就像撕开,就算睁开,眼前也一片模糊,呵,我算是知道他0.2度数是个什么感觉了。
眼睛干得难受,泽村使劲眨了几下。
胳膊撑着床,稍稍把自己支撑起来,泽村知道,即使光线昏暗,即使他的视力只有0.2,他也知道,御幸一也是以怎样的笑容,看着自己。
怎样令人心动的笑容。
沉溺进去,就不想出来。
他把重心向前移,慢慢凑近御幸,近到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然后他合上眼睛,慢慢凑近,干燥的嘴唇吻上了对方的鼻尖。

“啊...亲错了...”
这是泽村今天说的第一句话。

泽村慢慢起身,想再度回到被窝,却被御幸按住后颈,与御幸柔软的嘴唇接吻。
两个人柔软的嘴唇紧密贴着,御幸知道他现在不适宜更近一步,所以只是紧紧贴着,感受着对方嘴唇的甜美柔软。
御幸的右手抓住了他的右手,从手腕爬上来,与他十指相扣。
御幸紧紧握着,泽村只能弱弱地回应着。
泽村闭着眼,心中感觉十分平静。昏暗不晃眼的光线,温柔吻着自己的人正与自己十指相扣。

时间就此静止就好了、呢。
他想着,睫毛如濒死的蝴蝶,不停颤抖。

评论(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