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2.

玛德这篇继续手机码,要了老命😃😃
时间跨度大注意
全员职棒设定

泽村前辈有些变了。
光舟想着,干掉最后一口的咖啡,然后背起行李起身。
两年,自从那个人...御幸前辈毕业已经两年了。
御幸前辈毕业后进了职业棒球队,即使现在也处于他的新队伍的中心,是各家媒体争相报道的当红人物。在御幸进入职棒后一年,也就是泽村前辈毕业后,几乎出乎所有青道队员的意外,泽村前辈选择了不同的队伍,可以说是和御幸球队对着干的一支球队。
所有人都不知道理由,可所有人都没有过问。
光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现在的泽村前辈,对御幸的逃避。
“哼。”光舟忍不住轻哼出声。
高中里两个人一直注视着对方,而御幸毕业后,把视线移开了,他在慢慢走出泽村荣纯的视野。御幸毕业的那一年间,来找泽村前辈,不如说出现在泽村视野内,还不如克里斯前辈,那个高大的混血男人的次数多。
于是泽村前辈也慢慢把视线移开了。
毕竟没有人会想去拿冷脸去贴热屁股。
御幸那是什么做法?
光舟可以理解御幸害怕见到泽村前辈却不能与他一起而产生的孤独感,但这绝不能成为他伤害泽村前辈,不能成为他逃避问题的原因。
虽然这种蠢事只有御幸这种感情笨蛋做得出来。
不过,抱歉,我不想给你留反悔的机会。
“小哥,到了。”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声,把闭着眼睛想事的光舟叫了起来。
大太阳下,光舟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缓慢前进,进了球队宿舍的大门。
“哦哦哦哦哦!!!!!小狼崽你来了啊!!!!”喊破天的声音,却是光舟现在最想听到的声音。
泽村在阳光下高兴地咧开嘴大笑着,汗珠在照耀下闪闪发光,单纯得好像他还是那个16岁的少年。
想到这,光舟有一瞬的心痛,但更多的是对面的人带来的幸福感。
“泽村前辈。”光舟浅浅地打了声招呼,虽然面上还是面无表情,眼里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话说,狼崽子你是不是又高了?不是吧?”泽村说着,不停比划着身高。“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长了,这样我作为前辈很没面子。”泽村说着,接过来一些光舟的行李。
“不管我长不长,反正泽村前辈是不会再长了。”
“什什什什什...什么?!”泽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还是一如既往地伶牙俐齿啊...”
微风吹过,这里蝉的叫声震耳欲聋。
“不过,你没变就好...我都紧张要怎么...面对你了。”泽村轻轻说,看起来并不是想对光舟说,更像是对自己说。
光舟攥紧行李,就像两年前他攥紧铁网一样。
可是你变了,泽村前辈。
不时的发呆,发呆时无神得就像灵魂被抽走了一样,一有人与之搭话,又立马恢复原先的吵闹样子。
虽然被回校的仓持前辈说是装成熟,可与光舟聊天时他做了个比喻——
就像遭遇了什么创伤。
看起来御幸毕业对这小子影响还不小。也是,御幸这混蛋毕竟是他...
仓持没继续说下去,他和光舟都知道能说的太多,不知道该说哪一个。
是他来这所学校的原因
是他追求的目标
是他追随的背影
是他最放心的伙伴
是他...最在意的人。
把行李放到宿舍房间内,光舟满意地看到他的名字和泽村的名字挨在一起,两人住到了一间宿舍。
“欢迎入队,小狼崽!”
泽村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
“御幸前辈。”新入队的球员向御幸打了个招呼。
御幸回之一笑,脑内正计划着今年该怎样折磨他们的自尊心。
“御幸,过来一下。”队长朝他招了招手。
“来了,前辈。”
“这个周末我们有一场训练赛,打一场友谊赛。”
“跟哪个队伍?”御幸做到桌前,拿过队长递过来的资料。
他的眼睛微微睁大。
“我们的老朋友。”队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又抱起胸来。
“估计这次的首发会是泽村,那个毛头小子。第一次呢。”
“确实...”御幸心不在焉地应付着。
进入职棒以来,第一次与泽村在比赛中相遇,以对手的身份。
什么感受?
御幸描述不清。
复杂的情感胡乱堆在胸口。
“说起来泽村好像是你的高中后辈吧。”
“是啊。嘛,不过我可不会放水,不如说击败他我才会比较高兴。”御幸轻笑着,正在想自己的表情有多别扭。
“呵,真像你的风格。”
出人意料地,两人之间寂静了一会。
“说起来,御幸,这是你进职棒的第几个年头?”
“毕业两年了,今年该第三年了。”
“第三年啊...时间飞逝呢。”
队长起身,留给御幸一个背影。
“比赛加油吧,御幸。”
点了点头,御幸回答:“谢谢。”然后发现他并不能看见自己的点头。
门被关上,御幸长吁一口气,瘫在座椅上。
“泽村...”
他轻轻念着。
只是念着,心就疼痛不已。

————————
要看剧透吗
只透一丢丢哦

小狼崽虽然和泽村住在了一起,可是以后邻居会是御幸哦(๑•ั็ω•็ั๑)
打完这场比赛混蛋池面就差不多该觉醒了。

混蛋池面你怂个卵子蛋蛋皮,上去就是干啊!爱他就要干他啊!
咳咳,虽然是我写的。
手机打字打了一个半小时,指头废了orz
我要你的小心心,要你对我爱的鼓励(评论)( •̀∀•́ )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