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澤】錯亂的世界線(上)

欠你們好久的小心心
突然開車
黑手黨pa
關鍵詞被我改了改,前世情人實在想不出啥,改成平行世界的情人了,一生的對手改成一生的敵人了。
發情這倒是沒變(攤手)
雖然跟原來的三個詞可以說是八竿子打不著,可還是希望你能看的高興。
這絕對是我想出的最文藝的名字了

安安穩穩坐在電車內,澤村帶上耳機,瞇著眼睛看窗外平穩的日落。
耳機內清新的電音響起,響指和富有磁性的男聲讓他感到很舒適。電車開始行駛,廣播響起,澤村眨了眨眼,看著太陽緩慢落下地平線。
他閉上眼,緩緩乾燥的雙眼,再睜開時,太陽只剩下了一小部分,像荷包蛋剩餘的一點蛋黃。
“在看什麼?”耳旁同樣富有磁性的聲音響起,澤村沒有回答他,也沒有摘下耳機。
他動了動身體,朝著那個人靠過去,頭倚著他的肩膀,安穩地閉上了眼。
澤村輕微張嘴:“——
咔嚓咔嚓
一片雜音。

——————————
御幸做了奇怪的夢,夢到電車上一個男孩在聽著音樂看窗外,然後他問那個男孩在看什麼,那個男孩靠在了自己的肩頭,然後說——說了什麼他沒聽見,反正夢就結束了。
不管了。
本來,御幸對自己在短短十五分鐘內能睡著還能做夢就挺驚訝了。
御幸理了理頭髮,回想著十五分鐘前發生的事情。
倉持在平板上玩無聊的遊戲,好像是測測你的前世情人,倉持抽到了一個叫小湊亮介的男人。
“男人?話說這誰啊。”
“那個超級弟控的男演員。”
“誒——”
撇撇嘴,倉持將平板扔到御幸的桌子上。
“一會要審的那個人,注意點。”倉持轉過頭去。
“很重要?明明是第一次碰見。他有什麼...”御幸用手撐著腦袋,他感覺眼皮有點重。
“不知道。”倉持直接明了地說了,“所以才要審出來。”
“好久沒派我去審人了。”
“...”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倉持沉默了一會,最後說:“注意點,熊和狼都很緊張他。能撿到他,也算撿到大寶了。”
“哦?”御幸挑了挑眉,“那個熊和狼嗎?”
“有意思...不過先給我十五分鐘。”
————————
困到睜不開眼,西海岸已經晚上十點了,這幾天更新慢真是對不起,每天回來都累成狗,幾乎倒頭就睡,下篇我會盡快放出來的
愛你們。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