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3.

对不起...我...卡肉了...让我...冷茎一天...
多bug请谅解
——————
直到站上赛场,闻到熟悉的手套味道时,泽村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对手,是御幸前辈?
抓到球,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他的捕手田中前辈看着发呆的泽村,知道这小子的状态有点糟糕...不,可能比想象中还糟。
从昨晚就开始了,魂不守舍。虽说教练还是让他上场投球,可田中本人却十分抗拒。如果首发的状态不好,那作为继投的他们队的王牌,就更不可能发挥出好实力,更别说之前王牌受了点伤。
王牌受伤,泽村不在状态,剩下一个是今年新来的。没有比这更令人心烦的了。
他并不喜欢泽村。
比起泽村这种变化多端又不好掌控的投手,田中更喜欢能按照计划不出纰漏的他们队王牌。
尽管在场几人都不想让比赛开始,警报还是拉响了。
奥村光舟作为一名出乎意料的替补,坐在休息区。眼睛里的光,更加凶狠冷静。
即使是练习赛,两大名队的碰撞也不是轻易能看到的,场地选了体育馆,人也是满满当当。
顶着烈阳,泽村努力放空自己,第一局虽然让第二棒上垒,却奇迹般地压制住了第四棒,守住了第一局。
观众席和休息区的人都大声欢呼着,喊着泽村的经典台词。
泽村好像才缓过神来,对着观众席勉强摆了个V字手势。
不,比起第四棒,还有更让光舟担心的。
球棒击球的声音,揪着在场每一人的心。
“Out!”
及时传回垒包,第五棒也在众人的提心吊胆中,出局了。
来了。
光舟皱起眉头。
第五棒...out了。接下来是,第六棒。
第六棒。
忽然泽村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的清,一下一下捶在胸口,看着第六棒向自己走来。
“第六棒 捕手 御幸君。”
心跳加速,胸闷到泽村觉得他要倒在赛场上了。
第六棒 捕手 御幸同学
第四棒 捕手 御幸同学
第六棒 捕手 御幸君
怎么办。
不行,要振作,要把球投进...田中前辈的手套。
振作点泽村,这是比赛。
他不再是你的队友了。
要赢得比赛。
赛场上的欢呼声一下热烈起来,甚至不亚于队长的欢呼。
对付这个男人...
田中头疼地想着。
了解捕手和投手的心理,在他心中不想对上的对手名单,御幸排前几。
他不能让泽村投那些变化球,这个状态下,他投出的球只能是给对方打。
投内角,投低点,被打出去也没关系。
田中给好了指示,泽村点头示意。
“哔——哔”夹在包和衣服中间的手机响了响,光舟挑开板凳上的衣服,看到了压在低下的手机。
“呼——”深深呼了口气,泽村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会场此时也安静下来,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泽村,生怕自己的眼睛错过任何细节。
御幸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只能拿着棒球棒摆好姿势,随后才发觉,到了这时候,他才有理由正视他的眼睛。
不用说任何话,不用摆任何表情,可以正大光明直视他的眼睛。
球飞了过来,笔直地。
太好打了!
田中一惊,仿佛已经看见了御幸上垒的未来。
然而,就如这一球的出人意料一般,御幸也使田中吃了一惊。
“好球!”
他并没有挥棒。
好机会,泽村。
他放弃了这次机会。
只要再投出两个好球就可以让他出局了。
内心使劲说服着自己,手却止不住颤抖。
在众人渐渐冷下去的目光中,裁判大声喊出:“四坏!”
泽村捶捶自己的心口,想让他消停会,一抬头,撞上了跑向一垒的御幸。
他的眼神很复杂,神色却很好懂。
失望。
一瞬间泽村的心脏被他的眼神刺穿地千疮百孔。
为什么要对我失望?
啊...因为我没有好好投球。
为什么...投了四坏球...
明明只要再投出两个好球...就行了...
不...求你别对我失望...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无助地站在投手丘,泽村只希望能蹲下,能缩成一团,能看不见别人的眼光。
光舟猛地站起,惊动了了一旁加油的替补选手们。
他的神情因为愤怒而更加阴暗,眉头紧紧皱着,嘴也发狠般抿着。
你、凭什么对他失望!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光舟开口道:“教练——”
第二局上半,泽村先是对第六棒投出了四坏,又对接下来的第七棒投出了四坏。
“他这个状态不行啊。”
“这才第二局吧,以后要怎么办。这个首发不会只投一局半吧。”
观众席开始窃窃私语,田中让一颗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必须换人。
这个时候只能派王牌上场了,没人可以救得了他,跟对方这种队伍比赛,不可能让他在比赛中找回状态。
“下面是更换选手的通知...”
田中松了口气,把这个麻烦鬼换下去,正合他意。
“...第五棒 捕手 田中君,更换为奥村君。”
泽村和御幸的眼睛都因惊讶而微微睁大,田中则直接惊呼出声:“哈?!”
“第五棒 捕手 奥村君。”
广播的声音在空旷的上方回荡着。
奥村光舟,穿戴好护具,一步步走向投手丘。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