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所以泽村你爱的人是丽华?!

标题党
继续成年人
职棒美雪x大学泽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紧张我有没有女朋友啊!”
满脸通红的泽村一边可劲吐着酒气一边把啤酒杯重重摔在桌子上,声音之大让对面的御幸不禁打了个寒颤。
尼玛幸亏订的是包间...
“有没有女朋友根本无所谓吧,要说的话我也想有啊!想让女朋友天天给我做便当天天跟我亲亲搂搂抱抱气死降谷那个单身熊啊!!”
“泽村,女朋友不是那么用的...”
“闭嘴,混蛋池面!”
“...好歹用敬语...”
“闭嘴,混蛋前辈!”
“你就不能把混蛋去了吗!”
坐在居酒屋舒适的榻榻米上,御幸有些头疼。
本来想看看最近这家伙好不好,以为这家伙会对未来迷茫的我真是笨蛋。
“家里人问你关于女朋友的事了吗?”御幸按住泽村倒酒的手,却被狠狠瞪了一眼。
“...爷爷把我训了一顿。不知道为什么,很莫名其妙对吧!为什么上大学就一定要交女朋友啊?我最喜欢的女生是我的手套这行吗?”大声宣泄的泽村趁御幸不注意,一把拽过酒瓶,又满满道上。御幸摇了摇头,却也懒得去夺。
“那....”御幸嘴角抽了抽,“若菜呢?”
泽村倒酒的手戛然停止,没有落下的一滴顺着酒瓶滴到了他的手中。
“啊?”泽村歪了歪头,“关若菜什么事?”
一瞬间,尴尬到寂静。
嗯...心情复杂呢...有点同情若菜。
“我也想结婚啊。”泽村摊摊手。
“可是现在才应该集中精神打棒球啊不是吗?用来交女朋友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诶...
感觉从泽村嘴里听到这种话真令人意外。
不过也是,他学生时代说过的让人意外的话也不少。
真是...奇妙的人。
御幸看着泽村冲盘里的下酒菜做斗鸡眼。
不,收回我之前说过的话,这家伙绝对是个笨蛋,不折不扣的笨蛋!
“我爱你啊,丽华!!!”泽村突然朝着盘里一动不动的菜大喊了一句,随后砰的一声闷响,把脸摔进下酒菜的怀抱。
“不、所以说丽华是谁啊!”
御幸睁着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泽村——你能再来一遍吗,我想录下来。
御幸惊叹了,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存在。他站起来,拍拍有些麻的腿,坐到了泽村旁边。
“你不会就这样蠢到老吧...”
御幸想象了一下,忍不住笑出声来,边笑边捧起泽村的脸,用纸巾帮他擦着脸上的菜汤子,挑出脸上的菜叶放到一边,顺带还帮他擤了鼻子。
泽村迷瞪着眼,活像只睡了两个小时的上班族。
看他那个蠢样子,御幸忍不住凑近,闻了闻他的脸,笑着说:“泽村你的脸有股菜汤子味——”“御幸前辈你脸上有东西。”
说完,没等御幸伸手去擦,泽村就先扑了上去,亲上了御幸有啤酒白沫的嘴角,连啃带嘬地亲着。
“泽、泽村?!”被泽村扑倒的御幸意识到他们尴尬的姿势,想起身,却被泽村死死压着。
“额哎呦怎么一点也复田。(这奶油怎么一点也不甜)”泽村含糊地说了一句,进一步上前,搂住御幸的脖子,坐在了御幸的腰上,继续缠绵地亲着御幸的嘴角。
不不不泽村你这个位置有点危险...
“泽村,起来。”御幸拍拍泽村的后背,他感觉到太阳穴跳个不停。
也许是泽村意识到御幸的嘴角没什么东西,他停下了令人脸部发痒的亲吻,离开了他的脸颊。
泽村抬起头来时,御幸甚至感受到了他的睫毛蹭过自己发红的脸。
太近了,太近了。
御幸想着,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只要把他用力推开就行了,可御幸却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两人的嘴唇靠的那么近,也许只有一厘米的距离,偏偏是这个距离,让御幸不敢轻举妄动。他看着泽村因酒而迷蒙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像是被蛊惑了一般。
“不、不行...”
几秒钟后,御幸败下阵来,duang的一声整个人都躺在了榻榻米上。
泽村跟着他,抱紧他的腰,大喊到:“丽华,我想和你结婚啊!”
“不是...”御幸无奈地摸摸泽村的脑袋。
“所以说丽华到底是谁啊。”
“哐——”
包间的门被拉开。
仓持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
死一般的寂静。
御幸像咸鱼一样绝望。
“不、仓、仓持你听我解释...”
“御幸。”
仓持活动着手指,发出恐怖的咔咔声。
“在18楼被刀捅死,和在18楼被推下去摔死,你选哪一个?”
“我...我...”
御幸头上的汗哗哗地流下来。
“当然是选择洋一君你啦。(kira)”
“死吧。”
“等等,说了等等,啊!!!”
包间前所未有的吵,没人听见泽村的喃喃自语——

“我...要和...御幸、前辈...结...婚。”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