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5.

突然蹦迪,最为致命。
写的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泽村今天状态超好的啊!”
一边讨论着今天的比赛,观众们一边往场外走。
“按照他后来的那个状态,换上王牌我都觉得有点可惜呢。”
“可是他开局时动摇得一塌糊涂吧。”
“那个捕手,叫什么来着,反正那个新捕手上场后,泽村马上就稳定下来了。”
“虽然让对面上了一垒的说。”
“那个捕手,还是新人吧。”
“奥村光舟啊,他是泽村三年级的捕手。那也不能算新人吧,实力强的一塌糊涂呢。”
“青道真是培养出了一群不得了的怪物。”
“不过这么说的话御幸还是泽村的捕手呢。”
“什么啊,这修罗场一样的展开!”
“哈哈哈,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太阳渐渐下落,斜晖拉长人们的影子,世界被安静的黄昏笼罩着。
“仓持,今晚有空吗?”
“嗯?”仓持停下转笔的手。
“你会约我喝酒,真是稀奇。”
“我也这么觉得。今晚和前辈们的酒局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所以半夜跟你一起也有可能。”
仓持挑了挑眉。
“你不惜等到半夜也要跟我聊的事情,我还真是期待。对了,优胜祝贺,御幸。”
“嗯...”御幸含糊应了一声。
挂断电话,仓持又开始转笔。
是...泽村吧。
不过说起来,我这边现在也有点困难呢...想着,仓持无奈地揉揉眉心。
夜晚,街道静下来,属于酒鬼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
“我还能喝!”
“我还没醉!”
绕过面前两个酒鬼,御幸拉开椅子,坐到抿着啤酒的仓持前面。
“哟。”仓持朝他挥了挥手。
“好久不见。”御幸笑着说,又转身向服务员要了一瓶啤酒。
“庆功宴结束了?”
“是啊。话说前辈们还真是难缠,一直吵着要灌我的酒。”
仓持撇了撇嘴,道:“说重点。”
“...唉...”
“今天,你看今天的比赛了吧?”御幸盯着啤酒杯边缘的白沫,如今他吐出每一个字都感觉困难万分。
“看了。”仓持回答,“打的真烂。”
“不要这么直白啊...”
打得烂不烂这事这家伙本人最清楚了。
仓持当然也明白,可就是忍不住当着他的面说一遍。
“险胜呢。”
仓持看了看表,00:02。
“有什么事快说,没时间和你耗。”
“你这话说的真伤人。”
“我管你啊。”
御幸叹了一口气。
“这么跟你说吧,我居然还认为,我是他的捕手。”
是泽村呢。
“嗯。”仓持扬了扬声调,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然后,奥村君出场时,说实话吓了我一跳。”
也吓了我一跳。仓持想。
御幸扶额,继续说:“然后,自从他上场后,泽村的状态就调整过来了。不知道当时我是什么感觉,但是,这场仗...打得一点也不舒心...就是...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哼——”仓持转着声调,无奈地看着对面的人。
仓持对这个迟钝的混蛋实在是没办法,知道他还有更多重要的事情和感觉没说出来,但有这些仓持就差不多懂了。
“简而言之就是占有欲吧。”
仓持打断还在支支吾吾的御幸。
“占有欲?”御幸知道这个词,却怎么也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对泽村产生占有欲。话说,他对泽村会产生占有欲才奇怪吧。
仓持歪着头,盯着他的指甲,不紧不慢地问:“想和他一起打球是吧?”
“...是...”御幸有种奇怪的感觉。
“想当他的捕手是吧?”
“嗯...是...”奇怪的感觉。
“想占有他是吧?”
“啊?”御幸猛地抬头。
“占有什么的...说的我好像...”御幸尴尬地挠挠头,“喜欢泽村”这种话他绝对说不出来。
仓持看着他的反应,活像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不禁叹了口气。
“想和他在一起战斗,觉得自己才是他的队友,无论胜利或失败,都想与他一起分享。当看到别人与他搭档,尤其站到自己对立面——看到他要离开自己,你会觉得舒服吗?”说完一番云里雾里的话,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从这来看,御幸应该是一直觉得泽村是自己的呢——打心底里觉得。
仓持思索着,喝了一口不再冰凉的啤酒。
这才是这个人可恶的地方啊。轻易把别人甩在一边,等到别人快走出自己的圈子时才着急。最令仓持无语的是御幸到现在都没意识到,不想让泽村离开自己这件事。
“我...想占有他吗?”
看吧,现在他又在纠结这无聊的事。
“你这人真是没救了。”仓持气愤地想捶桌子。他用几乎威胁的大喊问:“想与他一起打球吗?!”
“...想。”
“那就把他抢过来,让他跟你一起打球。”
“就算你说抢过来...”
“抢过来!”仓持强硬地说,如之前强硬地对他说“打出去!”一样。
看御幸又是一副便秘一样的纠结表情,仓持突然没了所有脾气,用可能是生平最平淡的语调,说:“泽村是不会伤害你的。”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