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Scarborough Fair

ooc
ooc
重度ooc注意!!!
私设架空注意
闲暇饭后听歌忽然想到的。
边听边写。
建议听着bgm看,听山田的版本。

“先生,请问您要去斯卡波罗集市吗?”
我点点头。
“那,可以允许我同行吗?”
我点点头。
微风吹过,风中夹杂着香芹的味道。我守在我的马车旁边,有一下没一下拨着蒲公英,有几粒毛茸茸的种子黏在了手上,我便将它细细摘下向风中吹去。
那是位少年,穿戴着乡下的服饰,大大的帽子将脸遮住一半,我只能看见他的笑容。
“走吧?”我问,那少年便愉快地答应了。
我骑上马,少年钻进空空的棚车,我听到后面传来的木头嘎吱嘎吱作响的声音停下来,便轻轻夹了夹马肚子,那匹识途的老马就开始慢慢行走。
一路上静得很,都是马蹄和木轮的声音。从这里去斯卡波罗集市的路都是草原,一棵树都没有,虽说如此,这里长得也不是草,各种奇花异草都在这里生长得茂盛如野草。
连鸟叫都没有,我闲到发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先生,斯卡波罗集市有卖鼠尾草吗?”
少年从我身边探出头来,我好像能看到他脸旁棕色的头发。他的声音悦耳动听,像清晨的百灵鸟。
“我记得...有的。你要买吗?其实这条路上也有的。”
“不,我就问一问。”他回答。
沉默了一会,他又问:“那,先生,集市有卖迷迭香吗?”
我惊讶于他对这个远近闻名的繁华集市如此孤陋寡闻,心想莫不是第一次来,就回答:
“有。斯卡波罗集市几乎什么花草都有。”
然后又觉得有些不妥,一来好像有些敷衍,二来我还想再听听他的声音,他的声音总让我从心里升起一丝愉悦。
他没有继续说话,我轻轻叹了口气,在心里稍微埋怨了一下自己。
马车悠闲地前进,那匹马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
“啊——!”男孩突然一声叫,把我吓得一个激灵。
“先生,我可以下车采点百里香吗?”
我心想原来是这事,想都没想就点头了。
男孩一下跳下车去,风吹起他的帽檐,我瞟到了他大大的眼睛。
金色?棕色?我分不太清,但他的脸旁十分可爱,甚至有几分熟悉。真是可爱,像家门前的松鼠一样。
他精准地抓起一簇又一簇百里香,我却从来分不清那玩意与杂草的关系。
我的心中突然蹦出一个有趣的想法,我对着他的背影说:“你背后,有蜜蜂!”
男孩的身体一抖,几乎是扑到旁边的石头后面,那一把百里香却还抓在怀里,他从石头后面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用颤抖的声音问我:“蜜蜂...在哪里?”
我没好意思回答他,毕竟光憋笑就够辛苦了。他意识到我在骗他后,不满地红着脸大喊:“不要骗我啊!”
说完便轻哼一声,转过头去继续采百里香。我知道是自己骗人不对,可笑容却停不下来。望着他的背影,内心中洪流般的熟悉感涌上来,甜蜜似蜂蜜的幸福感包围了我,我微笑着,要溺亡在那之中一样。
等到大概采了满满一臂弯,他心满意足地回来了。
男孩笑着说:“谢谢。”
有什么可谢的呢?我想。
“没什么。”
有什么可谢的呢。我想。
我们继续往前赶,我看着他,他就坐在棚车前面,也可以说是和我背靠背,他并没有注意到我是在看他,专注地把玩着手里顺带采下的花朵。
当微风吹过,吹起他手里淡紫色的花朵,吹起几根百里香,吹起他几缕棕色的头发,吹起我跳动的心脏时,我想,可能我该用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来许愿,时间停在这一刻——永远。
永远吧。
离斯卡波罗集市已经不远了,能看到集市尖尖的高塔。
“先生,你会做麻纱衬衫吗?”他突然转过头来,好像是直视着我,可我看不到他的眼睛。
“啊?”我愣了愣,边思考着他是否有发现我在偷看他,边回答:“我不会。”
他看起来没什么反应,反倒笑意更浓。
“那,你知道哪里有大海和沙滩之间的一亩地吗?”
我只能撇撇嘴,耸耸肩告诉他不知道。毕竟我还从来没见过海。
看着斯卡波罗集市越来越近,我们俩谁也没有说话,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全世界剩下的马蹄声和木头嘎吱嘎吱作响的声音。
到了集市门口,他跳下马车,我还没来得及看他一眼,他就理好了帽子。
“先生。”他微笑着对我说:“谢谢你。”
这时我才意识到他比我矮一些,不过这有什么用呢。
“先生,请代我向一位先生问好。”他背着手,我知道他在搓手。
集市门口热热闹闹,没人去注意我们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那位先生...他喜欢香芹、鼠尾草、迷迭香和百里香,但他分不清百里香和其他的草。他也喜欢蒲公英,喜欢看他们的种子飞起来的样子。还有他也喜欢捉弄别人。”
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深呼吸了一次,而我竟什么也说不出口。
“他不会做麻纱衬衫,找不到大海和沙滩之间的那亩地,可他仍是我的挚爱之人。”
那男孩主动摘下帽子,我终于看到了他的脸,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就要夺眶而出。
“先生...请代我向他问好,请告诉他我十分想念他。”
他看起来要哭了,红着眼睛,咬着嘴唇,手紧紧抓着宽大的帽子,就像小孩子一样。
他用力憋回去他的眼泪,朝我挥挥手,颤抖着声音说:
“那么...先生...祝你找到回家的路。”
他努力笑着的样子,也十分好看。
我也忍不住笑了,滚烫的泪水流过脸颊。
“...好的...”

——————————————END
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写什么(・ิϖ・ิ)mdzz
斯卡波罗集市有一个故事好像是说一对情侣,男生去打仗,跟女生约定说我们在这个集市见面,然后一起回故乡,结果男的死了,灵魂只能在集市徘徊,回不了家。大概是这样吧。
反正两点:
1.御幸是泽村的挚爱
2.我编不下去了
把你的理解告诉我吧,毕竟我已经被自己绕糊涂了orz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