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8.

我回来干正事...

给勤快的我点个赞

好想去ktv好想唱歌,把对荣纯的爱都表达出来(疯)


御幸在吃早饭时又想了一下,觉得他需要主动一点。

对,主动一点。

他把腌萝卜嚼的嘎吱响。

御幸也翻了翻光舟的推特,基本都是些近来行程,官方的不能再官方,可御幸知道他不能懈怠,现在光舟的一张“扑克脸”下隐藏着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准。

于是练习的空闲时间,御幸打开了他的翻盖手机,收件人写上泽村荣纯,对着内容发起了呆。

那场比赛打得不错?

不不不他们队输了这样听起来像嘲讽啊。

最近怎么样?

突然这样好奇怪,像有事拜托他一样。

我想你...

去你的!

御幸捂着嘴,耳朵有点红,然后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无奈地笑着。

恋爱中的人智商为零这句话...还真没错。

不远处队员们一脸惊恐地窃窃私语着。

“呐...你们看到御幸那个笑了吗...”

“好恐怖...”

“那是恋爱了吧...”

“绝对没错恋爱了...”

突然一阵恶寒。

“不知为何,好恐怖...”

折中一下,御幸选择了“最近怎么样”。发送后,他呼出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件大事,在队员惊恐的注目中,拿起球棒走向球场。


御幸再打开手机,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他洗完澡,坐在宿舍里正擦着头发。

0回复。

emmmmm...

御幸有些汗颜。

果然是问的方式不对吗?还是他不想理我...?

emmmmmmmmm...

“呐,井上。”

御幸扭过头,朝着旁边的井上开炮:“如果有很想说话的人,偏偏近期跟那个人交往不是很密切...就是很久没联系了,想再次跟那个人建立联系,该怎么做?”

御幸,你说的什么我一概没理解。

井上黑着个脸,指了指隔壁。“你去找隔壁的两个人,那两个人有对象,别在这里伤害我。”


“约她出来不就好了。”

隔壁的现充如此回答。

“约她...”御幸尴尬一笑。

泽村又不是女生...

“大胆点,找个咱们球队放假的时间,约她去买东西逛街吃东西。这不是很好吗?”

这是建立在我们关系好,而且他是女生的基础上吧...

“我现在和...她还没说上话。”好险,差点就说成他了。

“诶——?”坐在转椅上转圈的队员停了下来,“不是吧,我们帅气的混蛋四眼也有把不到妹的时候?”

“你那个说法真的好吗。”

“嗯...”另一个现充发话了,“你跟她发过短信吗?”

“发过,但她没回我。”

“发的什么?”

“...最近好吗。”

御幸有些尴尬地看着对面两个现充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自己。

“你这人真是没救了。”

“没救了没救了。”

“你情商再高一丢丢我就该感谢上帝感谢真主了。”

两人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看得御幸想打他们。

“...那我该说什么。”

“最近有时间吗,我想一起吃顿饭。”

“吃顿饭什么的...又不是...”

“闭嘴。”

“快去。”

两个人的眼神锋利的像刀子。

御幸离开前,两个队员还特别嘱咐御幸,他们说的,一个字都不准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御幸嘟囔着,逃回自己宿舍。

“隔壁那俩怎么样?”

“让我意识到了现充是多么可恶。”御幸叹了口气。井上看着他饱经沧桑的眼神,无比赞同地点点头,说:“同感。”

睡前,御幸下了决心,给泽村发那发令人胃疼的短信。点下发送后,看窗外弯弯的月亮都像他将要疼的胃。


看到回复,御幸惊得要抓不住手机。

回复只有短短两个字。

“好的。”



晚饭时,队长坐到了他对面。御幸冲他点了下头,队长也回之一笑。有些吵闹的餐厅中,两人沉默地吃着饭。

有什么事吗?

御幸思索着,偶尔打量着队长的目光。

“御幸。”

他开口了,御幸也放下手中的筷子。

“最近有什么开心事吗?”

嗯?

“御幸你知道吗,你的身上有一种气场。”

他觉得现在还是安静听队长说比较好,所以他默不作声。

“你有一种天生的自信,总是自信地笑着。那也可以理解为骄傲和自负的笑容,但在你身上总让人觉得那种笑容很可靠,也非常有魅力。只要你那样笑,就好像世界你都能掌握着一样。大家正是被你散发的这种强者的魅力迷住的哦。”

“...”面对队长突如其来的‘夸赞’,御幸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前一段时间你好像有些烦恼,打球时也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但这几天,你又恢复了。”

啊,泽村回我短信来着...

御幸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尖。

“御幸,以后也一直这么笑着吧,就这样与我一起支撑球队。”

他们家的队长笑得很开心,说:“对别人说我们队有个笑起来很帅的捕手,可是很令人骄傲的事啊!”

御幸愣了愣,然后笑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队长习惯性地敲敲桌子。

“什么?”

“宿舍这边有一个整修,你们这屋和你们楼上楼下一共三个房间,你们六个人要暂时搬出宿舍。”

“诶?那...”

“虽然有点难以置信,但是...”队长用略带歉意的表情说:“你们在接下来一个月,都要去别的球队借住了。”

不...不会吧...

御幸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又快速地跳动着,并且越跳越快,快到要蹦出自己的身体。

“去我们的老对手家借住一个月。”

“咚。”

蹦出来了。


收到短信的泽村——

“最近怎么样?”

诶?

御幸前辈?

诶诶诶诶诶诶诶?????

怎...怎么办...短...短信...御幸、御幸前辈?啊?前辈?啊?短信?什么?什么???

什么意思?

为什么会给我发短信?

最近怎么样?

是指棒球吗?

怎么回答?

还不错?

不行,不行!

不是很好?

更不行!

啊,说不定只是想安慰一下自己...

不对,是挖苦。

嗯...

泽村想起御幸跑去一垒时那个眼神,飞快跳动的心脏瞬间冷静了下来。

鼓着嘴把手机扔到床上,他出门参加训练。


“最近有时间吗,我想一起吃顿饭。”

什、什么??

吃饭???

和我吗???

怎、怎么办?怎么办?!

我该不该去??

去的话好像会很尴尬,而且我也不怎么想见他...

可是不去好像会失望...

御、御幸前辈...

泽村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小声嘟囔着御幸的名字。

“御幸、御幸前辈...”

去的话就能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了。

——“泽村。”

泽村把自己裹得更紧,他感觉呼吸有点急促。

忘掉、忘掉他那个眼神,去的话能听见他的声音,能听见——

“啵。”

好像心中的泡泡破掉了,泽村用被子紧紧堵住自己的嘴,心虚地看向别处,他极其小声又含糊地说:“...想...去...”

他都不知道他的脸有多红。



——————

写泽村这段,我的手速真是飙到飞起。

到底为什么剧情会变成这样呢(仰头)

mmp感觉让我给写狗血了(仰头)

不管了我玩去了(仰头)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