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原创】我家的式神们

晴明是个严重ooc注意...
cp:狗崽,博晴

🌸
日常一抽。
晴明吐出一口气,将手中黑色的符咒“扔”到阵法中。
法阵发出刺眼的光芒和阵阵风声,晴明打了个哈欠,自暴自弃地想:要是再出童男我就养只童男吧…
上次连抽五张童男让晴明很是郁闷,更郁闷的是这五只童男一只比一只能唠叨,简直跟老妈子似的,一气之下晴明不顾寮内唯一一只童女的反对,将五只童男融在了一起。
奇迹出现了。
寮内所有生物都表示,从没见过这么能BB的鸟…
食梦貘骄傲地说:“他每次靠近我我都装睡。”边说边发出得意的猪笑。
养童男养童男,啦啦啦啦养童男。
离住进平安京精神科只差一步之遥的晴明,突然听到富有磁性的男声从亮得不正常的法阵中传来——
“愚蠢的人类。”
与此同时,每个好奇的阴阳师都能听见,平安京的上空,徐徐传来一个男人懒散的声音:“网O我O你mmp,再抽出童男我就养童男,童男五战队打爆你狗头…”

🌸
“人类,你就是…”
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晴明架着跑出屋子。
“啊!!!!各位!!!!荒!!!荒!!!!!!”
他被晴明拖着跑,脚背不断和大地亲密接触,看着面前这个眼泪宽面条似的男人,荒感觉他被轻视了。
毕竟他从来没被人类拖在地上跑,敢打断自己开场白的,他也是第一个。
这个阴阳师,不简单…
虽如此,不过小小一介阴阳师,在神的力量下,也是一只蝼蚁。
荒被上下来回颠,心里却冷静地分析了一切。
如果分析方向能正确的话。
这里要展示出神的威慑力,将这愚蠢的阴阳师震慑住。
“喂!人类,放我下!”
话没说完,血腥味弥漫在口腔。

他居然咬到舌头了?!
他堂堂一个神仙,居然咬到舌头了?!
不…不行!
荒猛地抬起头,心想这事要是被阎魔荒川一目连知道了,下次去喝茶对方都会先问一问舌头不要紧吗,能喝热茶吗?
绝对是一大耻辱!
不…不能再开口说话,会被发现。
这个人类,难道是故意的?故意将他上下颠来成全这种愚蠢的把戏?
呵!这次虽然中了你的圈套,下次绝不会!狡猾的阴阳师,让吾抓到你狐狸尾巴的那天,吾会让你后悔生而为人!
晴明:诶?好凉快?啊荒荒荒荒!!!!
一路上路过许多屋子,一个个式神们从门后探出头,也跟着高兴的嚷嚷。


🌸
“神乐!博雅!八百比基…呸丘尼!看!看!咱们家的荒!”
晴明拖着荒一路跑到公告板前,激动地把被尘土弄的亮度都低了的荒举到三人面前。
“看哦!看哦!咱们家的!”
三人看了看荒,似乎想辨认这一身土黄是假荒还是拉长版狸猫。随后又面面相觑。
“你怕不是石乐志。”博雅说。
“晴明,他是迷路了吗,好可怜。要尽快找到自己家。”神乐说。
“晴明大人,狸猫有新皮肤了吗?真好看呢。”八百比丘尼说。
晴明收起眼泪。
“你们三个是什么,恶鬼吗?”
荒用余光打量四人,心里粗略估算着战术和胜算。
四只蝼蚁,碾碎有什么困难?
荒轻轻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眼睛时刻瞄准着旁边晴明的脑袋。
“好了好了知道你抽出荒了。恭喜你并且恭喜你在平安京的阴阳师中出名了。”博雅掏掏耳朵,一脸漫不经心。
“培养荒是很费精力,尤其费达摩的,晴明,你…加油吧。”神乐把那句“你可以吗”咽进肚子里。
“可是这家伙根本不行啊。”博雅笑着说。“根本不打每日任务。”
“尤其不打副本,每次都跑到第一章去欺负九命猫。”神乐跟着补刀。
“最常见的还是好不容易打完任务,隔天才想起来忘了领奖励了吧。”八百比丘尼又笑吟吟地补了一刀。
“攒到100勾玉就去召唤,然后抽出来重复的R卡还要多添碗筷。”
“天天被童男说教也是正常的吧,毕竟老大不小了,以前的式神都看不下去了。”
“现世逢魔、阴界之门、土蜘蛛和鬼王都不打,午睡时间定在六点到九点这可不好啊晴明大人。”
“斗技永远赢不了。”
“天天在院子里和小式神们玩耍,你当你是妇女之友还是儿童之宝?”
“前几天被童男追着吃寿司时,居然还问我能不能不做鲑鱼卵的寿司,做三文鱼的寿司,小白听了后震惊了一天,一天都没跳过。我差点以为这是别人家的。”
“三文鱼寿司恢复不了体力您知道吗?”
“家里哪有钱给你做三文鱼寿司?”
“晴明,”神乐抬起头注视晴明冷漠的眼神,说,“你…可以吗?”她把话从肚子里吐出来,直接甩在晴明脸上。
今日天气甚好,适合吟诗作对,适合对酒当歌,适合抽符喊符,适合阅读玄学…
暴击中心的安倍晴明忍住万吨眼泪,转身要去抱荒,却被荒一个细微的侧身躲掉,直接趴在地上。
我做错了什么要这么对我,好歹我是主角能对我好点吗…
“哦——”旁边三人发出一声赞叹,主动和荒握握手。
“欢迎来到我们寮。”

🌸
这里的四个人都不简单。
荒边握手,边细细打量。
刚才看似日常的对话中,竟隐藏着刀光剑影,话一出口像刀子一样逼近。连话语都能如此造成如此伤害…看来他还需要等待时机,不能贸然出手。
荒身处暴风中心,身处花花人间,脑回路却转到九天之外。

🌸
荒被领到了大堂,许多式神已经在这里等待他和四位阴阳师了。
现在的荒,也处在一定意义上的暴风中心。
各种小式神都往他身上凑,这个摸摸手,那个摸摸肩,像对待什么开放参观的国宝。
角落处大姑抱着小小的茨木,和小姑一起安慰着失落的晴明。神乐好歹心疼了晴明一下,拉住童男没让他过去。
“阿爸,有新SSR了?可别忘了你家狗子哦。”妖狐笑嘻嘻地说,身后是一脸冷漠的大天狗。
“阿崽,你过来,让阿爸揉揉。”晴明鼓着腮,朝妖狐招招手。妖狐折扇抵着唇,呵呵一笑,干脆地说:“不要。”
说完,朝大天狗处挪了挪。
“咔啦。”
晴明听到心碎的声音。
“晴…晴明大人,不要哭了!”两个姑获鸟使出吃奶的劲,安抚这个受伤的阴阳师,对视,无奈地叹口气,权当照顾小孩子。

荒突然感到一股危险的视线。
朝右看去,那个嚣张的天狗正盯着自己。
呵。
荒在心里冷笑一声,区区天狗。
于是他也盯了回去,冷漠地看着那双眼睛。
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碰撞,冰冷的视线碰不出任何火花。
旁边小式神们也跟着紧张起来,悄悄地交谈着。
“荒大人在干什么?”童女小声问。
多数小式神摇摇头,小蝴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啊!我知道了!”
“荒大人和大天狗大人在比赛瞪眼,谁先眨眼谁就输!”
“哦哦——”萤草跟着点点头,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瞪眼!”

未完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