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10.

时间到了。
泽村穿上平时穿的运动鞋,整整短袖T恤和长裤,深呼吸做了两三次,才去扭门把手。
“光舟,我出门了!”
像个要去远足的小孩一样,泽村笑着朝光舟使劲挥手。
光舟翻到书的下一页,而后抬起头来,说:“一路顺风…泽村前辈。”
泽村应了,随着门被关上,房间内死一般的寂静,仿佛从一开始就只有光舟一个人似的。光舟盯着门看了一会,时针的声音被寂静放大无限倍,一下下打在他的心上。
他不应该这样耐不住寂寞的。
光舟轻叹口气,目光回到书上。
——————
虽然答应前很纠结,但答应后比谁都期待今天。
虽然来之前极度兴奋,但来之后比谁都怂。
这是泽村。
该用什么词语形容呢...
泽村绞尽脑汁和早上喝的果汁喝刚才喝的拉面汤,也没思考出个准确的形容词汇,能概括两人的处境。
一个小时前他听到御幸突然在他背后叫他名字时,突然间泽村就体会了网上所说的“螺旋爆炸升天”是个什么感觉,他的脑袋一下子就炸了,里面3d环绕着御幸一也的声音。
泽村看到御幸站在自己面前,穿着便装带着帽子和眼镜,带着那副欠揍但是帅气的坏笑,像他高一那年遇到的在雨中的御幸,也像他高二那年跟他一起出去买东西的御幸。
他的脸几乎没什么变化,硬要泽村说的话就是——更帅了。
比起高二高三还隐藏着稚气的御幸,面前这个属性是“以毕业”的御幸要成熟的多,不仅仅是多了份说不清的气场,怎么感觉御幸还…长高了?
搞没搞错,怎么就他一个人停止发育了?
两人有些日子没见面,最近一次还是在那场比赛,面对面傻站了一会,御幸先打破沉默,提出去吃拉面,泽村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便答应说好。
两人从见面到吃完饭出了拉面馆的门,一共交谈不超过五句话。
“去吃拉面…?”
“…好。”
“泽村,要辣椒吗。”
“要…一点。”
“喜欢吃辣吗?”
“还好吧,还是比较喜欢吃甜的。”
“我吃饱了。”
“我吃饱了。”
然后两人径直出了拉面馆的门。
有什么不对吧,这什么气氛?我跟降谷一起吃饭都不会这样啊,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是我的回答吗?是我的回答吧显而易见是我的回答冷场了啊!!
泽村捏捏衣角,努力想着怎么让气氛不这么尴尬,起码回到两人刚见面都比这好!
对,对了,讲个笑话吧!泽村绷着个脸,想着如果不成功,就冲着前面那个电线杆撞上去!

冷,冷场了…御幸面上挂着平静的笑容,内心是铺天盖地的mmp。他人生中第一次这么佩服现充这种生物,他们是怎么做到不冷场的?怎么普通交谈的?是我的问题吗?是我的话都太无聊让泽村不好回答吧显而易见是我的问题太啊嘛咦了吧!
御幸摸摸下巴,努力想着怎么让泽村活跃起来,好歹做到能和他正常交谈!
要,要不然还是使出老招式,最近怎么样…好,就这么办。
御幸无奈一笑,仿佛已经想象到回去后隔壁俩现充队友会怎样嘲笑自己了。
来吧御幸一也,这种时候不能退缩,要努力挥棒全垒打!不成功就回去找根面条勒死队友!

泽村荣纯深呼一口气。
御幸一也深呼一口气。

“从,从前……”“最近好……”

两人同时张嘴,又同时闭嘴,同时扭过头去。

树上的麻雀都被两个人尬走了。

搞什么啊两个人撞了啊!要不要这么尴尬?!

怎么办怎么办我可以冲着电线杆撞上去了可以了可以了走了走走走。
怎么会这样…让我找块豆腐撞死算了不要全垒打了我打不出来打不出来……

御幸叹了口气,别过头来看泽村,看泽村一副失了神的呆模样,突然回想起以前泽村的种种神表情,又想到他们俩现在尴尬的处境,不禁笑出了声。
这家伙,两年根本没变啊……

泽村被他的一声轻笑拽回眼前,察觉到御幸是在笑他,习惯性不满地反问:“干嘛!”
泽村的话说出口,御幸的笑声戛然而止。熟悉的感觉层层围绕着御幸,两年来故意建起的堡垒在一瞬间瓦解崩塌,废墟内御幸说不清什么感觉,废墟外那个脸颊稍微泛红,声音和眼神中透露出不满的少年,站在他面前。
泽村击碎御幸花了两年壮大的冰冷堡垒,只用了两个字。

重新接触到阳光的感觉怎么样?
御幸仿佛听到有个声音戏谑地问自己。
重新接触到那个少年的感觉怎么样?
御幸稍稍低头,与泽村平视,那个闪闪发光的可爱少年正有些迷惑地看着他。

噗。
御幸又忍不住笑了。
看着泽村总让他很想笑,是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笑。

再次见到他,感觉还不错…不…
御幸意识到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近,稍微拉开了点距离。
再次见到他,这个距离,这个氛围,让我很想亲上去……

“…笨蛋。”
御幸轻轻说。
“啊?你说什么?!”
啊,糟糕,被听到了。
御幸笑得更加开心,特意加大声音,对泽村说:“笨——蛋。”

——————
哇我好久没干正事了😂大概以后写东西都会在周二吧,周二我的时间比较多
要你们爱的小心心。
另外没写到打啵真是对不起!!!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