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御泽】disappointed 11.

我肝已爆...
两个月没更新这个了要有点作为...

“好……好了好了我投降、哈哈!”
泽村揪着御幸的领子,自认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对方,却不知对方已经换上了彩虹泡泡泽村限定八倍滤镜,这样可爱的神情放在御幸眼里,只会引得御幸更想笑。
御幸举起双手,任凭领子被泽村拽来拽去,为了配合矮一点的泽村,还特意踮起了脚,做出被他揪起来的样子。这倒是让泽村挺满意,前后晃了他几十下就算了。
双脚重新接触大地的御幸顿时觉得阳光也明亮了许多。路人多多少少有些侧目,但也只是匆匆瞟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倒是有几个年轻的女生站在不远处好像在兴奋地说些什么。
“呐,泽村,”御幸整了整衣服,“能跟我去买件衣服吗?”
“啊?”
御幸一也沾沾自喜,他有好好的记着那两个革命战友给他出的计划。
战友:带她去买衣服!(女孩子们都喜欢逛街,买新衣服,被男朋友称赞好看!)
御幸:好!(正好我缺一套西装!)
御幸一也沾沾自喜,却不知现充战友的意思是给对方买衣服而不是给自己买。这件事情都怪他们,怪他们与御幸同为队员却还不清楚御幸的恋爱中的情商。
不过好在与御幸一起的是泽村,就算御幸在此商业街中说出“走啊泽村我们去蹦极”,泽村也会点点头然后跟着他去蹦极。
旗鼓相当的对手,幸亏负负得正。
“御幸前辈,你要买什么衣服?”泽村努力跟着御幸的步伐,时不时还小跑一下,御幸回过头去看他 ,放慢了步伐。
“西装。”
泽村忽然感觉到他的步伐慢了下来,不由得松了口气,说:“买西装干什么?”
“杂志要拍封面……你别一脸看阶级敌人的表情看着我。”

走进一家西装店,店员轻轻说了句“欢迎光临。”店里有淡淡的木头的清香,播放着轻缓的音乐,这让泽村一下子放松下来了。
御幸走到店员面前,说:“买套西装。”店员点了点头,问:“需要定制吗?”御幸摇了摇头,那店员指了个方向,说:“请这边来。”
他们来到了另一片区域,泽村找了个沙发就坐下了,歪着头看着御幸挑选西装。御幸本人对西装并不是很上心,他不明白这些一个颜色一个款式的衣服怎么就不一样了,看了几件西装,御幸挑了一件较为便宜的,虽然是可以报销的,但骨子里的节俭还是让御幸选择了这一件。
再说……御幸看了看其他西装的标价牌,这西装的价钱也太离谱了吧……
泽村目送着御幸拿着衣服走进了更衣室,开始脑补一身西装在杂志封面的御幸,最后止步于把其他穿西装的明星的脸换成御幸的脸,再怎么想都觉得别扭,毕竟自己没见过御幸穿西装。
帘子唰地一下被拉开,御幸的声音在店内被放大,他说:“泽村,这样的怎么样?”
泽村把目光移到一身西装(配运动鞋)的那个男人身上,看到那一瞬间,他猛地提了口气,心脏仿佛被别人戳了一下,眼睛也瞪的老大。御幸身上的西装衬得他的身材更加修长,本来就帅气的脸庞配上西装是一种更加成熟的魅力。
“泽村?”御幸一步步地朝自己走来,泽村却开不了口,他整个人像要烧起来了一样,随着对面人的靠近,他心头的异样感成倍地增加,到了御幸伸出手就能抓到他的时候,泽村甚至想要站起来逃离。
“很奇怪吗?”御幸看着面前脸红得像个熟透西瓜似的泽村,突然觉得心情大好,不由得又靠近了他,看着泽村嘴巴都在抖,御幸差点要笑出声来。
“你觉得怎么样?”御幸故意放轻声音,嘴角上挑。
“…很……”泽村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膛了,可他还是坚持把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不说出来的话对面这个四眼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很什么?”
“很…”泽村避开御幸有些炽热的目光,小声嘟囔:“很…帅……”
御幸顿了一下,下一瞬间突然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涌了上来,他急促地向前迈了一步,这个时候他的内心什么都不剩,只剩一句话——吻他。
吻他。
如此强烈又明确的指示,御幸的脑子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就已经迈出了一步。
等等等等!
猛地一个停顿让他踉跄了一下,他为刚才那个荒唐的想法感到后怕。
“…御幸前辈?”泽村抬头问,他脸上的红晕还没退去,御幸只看了一眼,全身的血液又开始沸腾,脑子里乱成一团。
“……”御幸转移了视线。
“…难得这么坦率。”御幸扯起嘴角,打趣泽村。
泽村嘟起嘴:“我一直都很坦率的好不好!”
“哈。”御幸轻笑一声,“是,是。”


逛了几个运动品牌的店,两人决定找个咖啡店休息一下,御幸点了杯冰咖啡,而泽村点了抹茶冰激凌。
“泽村,你有时候真的很像老人。”御幸托着腮看着泽村。
“你从哪里看出来的?”泽村装作正经的样子问。
“你看,你喜欢的都是将棋啊、看相扑一类的,刚才点甜品不也点了抹茶。”
“只是很久没吃了!”泽村清清嗓子,严肃地回答,“那要说的话,你也是大我一岁的老头子。”
“哈哈哈。”
“将棋还下不过我。”
“喂喂,我也赢了好多次不是吗?”御幸笑着。
“总体上来说还是我赢得多,总体上!”泽村看起来神气的很,还像小野前辈那样从鼻孔里哼出两行白气,这“蠢”样子在御幸的八倍滤镜下也是十分可爱了。
甜品和咖啡上来了,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从刚入学聊到高中,从仓持聊到克里斯,再聊到现在的职棒各个队伍,咖啡店里的歌曲换了又换,玻璃窗外行人如流水一般,而泽村坐在这个位置,却觉得没有过那么久。
“所以说小春的那个球队……”
“啊,抱歉,泽村,我接个电话。”
“哦。”说话途中被打断,泽村心里有些不爽,但也没办法。
大概是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事情,御幸就这么在他面前接了电话,跟电话里的人攀谈起来。只说了两句,泽村就明白是御幸的球队的事情。
对面御幸在说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冰激凌早被吃完了,泽村百无聊赖地把玩着勺子。
那个混蛋都快打了五分钟的电话了…好想把他赶出去,别在我面前打电话…
心头有莫名的烦躁感,泽村时不时瞟一眼御幸,看到他还没有挂电话的迹象,便又把视线移回勺子上。
【泽村前辈,我有个问题。】
他的脑海中突然蹦出来某日与光舟的聊天,但具体的日子他实在是记不得。
【对于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前辈能给予原谅吗?】
我想想,当时怎么说的来着……
“你问我我在跟谁一起?”
有关自己的话题。
泽村的思绪突然被拽回现实,心里猜着他会说是后辈还是以前的后辈还是笨蛋。
“我在跟——”御幸故意不去看泽村,转而看向桌子的一角。
“我最中意的投手一起。”

“叮————”
泽村的勺子掉在地上,但是他没有去捡,他的心脏跳得飞快,比刚才在西装店里还快,心脏在胸膛里乱撞,每撞一下就像溅起一片蜜糖,现在只有神和对面的御幸知道他的脸到底有多红,或许已经超越了猴屁股,但是所有都不重要了。
都不重要了。

【……肯定、不会原谅他们的啊!那些伤害过我的人就该去参加冬季特训!】

【…可是,光舟…】

【...人总是要往前走的。】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