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酒茨】爱我可好 轻微虐向

1.

“大狗子在吹笛子了,要不要过去看?”

彼时大天狗正拿着他精致的笛子,坐在院子里那颗光秃秃的樱花树上。底下的蝴蝶精、莹草等人都已经找好位置,捧着脸准备欣赏那位俊美式神的美妙笛声了。

“不,我坐在这里就可以了。”安倍晴明端起茶杯,“崽啊,不用管我了,快过去吧。你的脸已经比将开的樱花更粉嫩了。”妖狐一个激灵,便扭头不理晴明,踩着轻盈的步子走了。

晴明微微一笑,说:“新年已过,虽是冬日,但阳光明媚,是不可多得的好天气呢。”他喝了一口茶,“你说是吧,茨木。”

无声无息来到他身边的茨木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在他身旁坐下。

“怎么,要出去?”晴明扭头看他。茨木看着晴明温和的笑容,从喉咙里挤出一声嗯。随后他好像听到那个阴阳师低声叹气,但当视线重新对上时,他脸上还是那副如三月春风般微暖的笑。

晴明伸出左手摸了摸茨木的脑袋,茨木没有躲开。他的手还残留着热茶的温度,感觉很好。茨木只是这么想想,并没有说出来。

他早已放弃抵抗了。那是个奇怪的男人。起码对他做过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在他刚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拉着他冲着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磕了三个头,上了三柱香,嘴里念叨着脱非什么的,冲着他气势汹汹地喊:“叫阿爸!”。比如每次召唤式神之前都要带着他,一起往脸上抹白粉。据说召唤他之前,晴明偷偷用了八百比丘尼的鹅蛋粉。。。

“你在想什么?”晴明继续抚摸着茨木的脑袋。

樱花树上大天狗放下了笛子,樱花树下式神们高兴地鼓起了掌。

“没什么。”茨木垂下眼眉,看向旁边。

冬风忽然吹过,小式神抱着肩膀叫冷,姑获鸟急急忙忙把他们赶进屋去。

“怎么这样没精神?”晴明有些担忧。

茨木没有说话,避开了他的视线。

这次他清清楚楚听到一声重重的叹息。“去吧。”晴明拍拍他的头。

“记得春天之前回来。”

茨木点点头。

“别让自己太累了。”

茨木点了点头。

“知道他的位置吗?”

茨木顿了一下,随后慢慢地点头。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