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酒茨】爱我可好 ooc 绝对的ooc

3.

茨木终究是昏过去了。等他醒来时已是黄昏。

慢慢地坐起来,骨头的碎片全部刺进了肉里。茨木不去在意。

没有人来打扰他,想必晴明以为他已经走了吧。

他连鞋都没有穿(本来就不穿)就走出了阴阳寮,每一步都需要莫大的勇气。但是茨木不在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酒吞童子更重要。只要能见到酒吞童子,再大的牺牲他也可以做。

他又笑了。尽管笑也能给他带来痛苦,但他还是止不住地想笑。

至于他怎么把醉酒在树旁的酒吞童子带回家的,那部分可以省略。反正是拖回家的。

这个家不是阴阳寮里的家,而是很久以前茨木的家。在他还在男化女吃人时,经常住在这个破旧的屋子里。

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茨木从壁橱中拿出已经发霉的被子,努力地用手刮发霉的地方,但结果不怎么理想。也是,几百年前的被子没化成灰也不错了。

茨木喜滋滋地给酒吞准备好睡觉的床铺,再小心翼翼地把他搬进被窝里,挑开他的发带,自动忽略酒吞一脸吃了霉菌的表情,守在他的旁边。

风有些大,茨木就在房子周围画了一圈结界。

随后副作用潮水一般涌来。

又是止不住的颤抖,这个身体像是要爆炸了一般,但茨木还是笑着,死死捂住嘴巴,但他知道自己一定笑着。他很疼,前所未有的疼。但他很快乐,甚至说是幸福,因为你在身边。挚友啊。。。你在吾身边就是吾最大的幸福,其他的。。。整个世界都可以忽视。

纤细的手被勒出了青筋,鲜血不停的从口中喷出,很快两只手就捧着一汪黑色的血,透过手指,流到了衣服上。

他盯着酒吞醉得发红的脸颊,感觉连疼痛都缓轻了。

啊。。。

挚友啊,吾最爱的挚友啊。。。



我好像把茨木写的太痴汉了?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