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酒茨】爱我可好 继续ooc

4.

酒吞童子又喝得酩汀大醉。

他又想着那个女人,跟枯枝败叶的枫树作伴。无尽的寂寞啊,充斥着他的心。他羡慕着路边、房前一对对幸福美满的情侣夫妻,却又不知道自己的幸福在何方。醉后的每个梦境,一遍一遍重复着,他与红叶初次相逢的场景。一遍一遍,回想着枫叶林里那个绝美的身影......

直到霉菌的味道把他从梦境中叫醒。

好吧,他还是醉得厉害。世界仿佛在旋转,昏暗的视线让他辨别不出方向。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旁边的女人。

黑色的长发,瘦小柔弱的身段,酒吞几乎下意识地叫出那个名字——

“红...叶......”

身旁的人楞了一下。酒吞童子挣扎着起身,又狼狈地摔在床上。再想起来时,一双柔软的手托住了他的后背,把他扶了起来,让他左手搭在自己身上,从发霉的床铺中起来。

“呐...我能抱抱你吗?”酒吞的左手抚上了茨木的脖颈,茨木感受到似藤蔓一般有力的手指扣住了自己的脖子,感受到酒吞有些粗糙的手透过皮肤带来的些许快感。这让他有点惊讶,但并不否认他自己享受酒吞的触碰。

所以他点头了。

酒吞先是小心翼翼地抱住茨木,明确怀中的人儿不反抗后,便加大了力度,用自己的整个胸膛去拥抱他。

酒吞抱得很忘情,酒精的作用还没有褪去,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力度,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嘴。一边在茨木的耳边叫着红叶,一边把茨木往自己骨头里嵌。

这对茨木来说真是一个身体和心灵的双挑战。他感觉自己真的要被嵌到酒吞的骨头里去了,甚至感觉到破碎的骨头要冲破这幅不堪一击的皮囊了。但他还是没有吱声,甚至把手抚上了酒吞的后背,摸到了酒吞火红色的头发。

他想咳嗽,想把灵魂都咳出来,但他忍耐着,任凭血气在身体里翻滚,他怕一个微小的动作,就能让酒吞停止拥抱。咽下反出来的鲜血,茨木把感知放到结界之外,那里冬风呼啸,凶狠得像要撕裂世界。晴明说错了,离春天还有好久。

身旁酒吞童子还在继续发泄感情,这边茨木童子把感官放到百里之外,感受着呼啸的风。

忘掉他在叫那个女人的名字,忘掉他不是在思念我,忘掉自己快爆炸的身体,忘掉所有的所有然后只记得两件事——

冬风在吼叫,酒吞在抱着我。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