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九不息

成绩正朝泽村靠拢...
石乐志笨笨限定

我和我的非洲寮 关于改名和新衣服

2.

当我得知式神能改名后,我只犹豫了一秒,就抓起式神录和毛笔,用判官的字体写下:相信未来。错了,是一个个动听的名字。

先是妖狐,我最喜欢妖狐,并且相信如果没给他起好听的名字,他就会给我风刃十连发,这是八岐大蛇都享受不到的待遇。于是我略微思索,给他起了个正常的名字:阿爸的崽。

看,短短四个字,把我对二突的爱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后是烟烟罗,我毫不犹豫写下两个字:抖s。

看,短短两个字,把我对烟烟罗的爱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告诉你你你你别打我,我手里有你弟弟!

雪女...我迟迟不下笔,心里的那个名字却呼之欲出——假奶子,最终起名为加奈子,希望寮里没人能看出来。

到了莹草,我也是毫不犹豫,写下草爹。多谢草爹多年来一直陪伴着我,草爸爸陪伴着我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打败八岐大蛇,打败雷麒麟的路,陪伴着我被对面打爆,拖着我和众多半死不活的式神们回家。

向草爹势力低头。

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误认成男孩子的,真的不是为了满足阿爸自己变态的心理才一直让你穿觉醒前的衣服的。

隔天早上——————

“阿爸,狸猫他没来吃饭。”我放下饭碗,不解地说:“没见过吃饭不积极的。”然后冲着院子里疯狂奔跑的山兔喊:“喂!那边的尬舞天女,先别尬了,去叫狸猫吃饭。”

过了一会,尬舞天女又跑了回来,说:“晴明大人,狸猫说你给他改的名字让他不好意思出门。”

我一拍桌子,皱着眉说:“不像话,不就是因为名字吗,怎么就不敢出门门了?世界上那么多狸猫,我哪知道哪只是咱家的。起个名字不好吗。”我又小声嘟囔:“不就是叫他酒吞童子吗...这是阿爸对他的伟大期望...”

旁边鬼使白手一抖,鸡蛋掉到了桌子上。

“阿爸,管狐也没来。”蝴蝶精吧唧着小嘴,筷子捡起一片青菜叶。

“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不就是改个名吗...人家加奈子都没有说话,你们抱怨什么嘛...”我说,“没叫意大利炮不错了...听说新出了个式神叫辉夜姬,跟人家坐同样的竹子。人家坐竹子就是月亮上的公主,咱们坐竹子的是个大叔配音的屌丝狐...”“你对狐狸有什么不满?”脸狐凶神恶煞地盯着我。

旁边鬼使白手一抖,米饭掉到了桌子上,

“多学学人家一目连。”我朝着独眼小僧的方向颔了颔首。

“唔!”我看着旁边鬼使白差点给一口饭呛死,担忧地拍了拍他的背。“对不起...失礼了...”他扶着脑袋,用一种怀疑人生的眼神盯着白饭。

————

有一天,山兔突然对我说:“阿爸阿爸,我想要新衣服。”

我笑着摸摸她的脑袋,说:“等你什么时候能单挑过暴走的山兔,阿爸就给你买新衣服呢。”

开玩笑,老子去哪里吃了一嘴兔子毛,连那个带皮肤的兔子的灯笼都没摸着就被套死了。

————

有一天,组队大八歧大蛇时,队友的妖狐有皮肤。

“阿爸阿爸,小生也想要新衣服。”

我看一眼旁边那位大哥的皮肤,然后笑着摸摸他的头。崽一脸可爱的朝着我眨眼睛。

我笑着对他说:“新衣服买得起。可是阿爸的皮肤券都留着买茨木宝宝的衣服呢。”

他三天没理我。


评论

热度(17)